一下子迷倒了这几位三十出头的男人,上午喵小姐在小杨柳儿家吃完最后一次奶

实验室工作结束了,我们要去另一所学校,和同事们一起合影留念后,小巩同学执意要上九楼和丽莎告别,其他小伙伴们都不忍心看他如何表达,只是默默在六楼实验室里等他。很快小巩同学一脸幸福的回来了,他说:我和丽莎拥抱了!

一时间三人都没再出声,这时三人的快餐上来了,缓解了这份沉默。王一和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姑娘,在互相交换餐盒里的菜。丽莎把胡萝卜之类的蔬菜全挑给了倩倩,而倩倩则把一些肥瘦相间的肉全挑给了丽莎。两人仿佛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,默契十足。王一和不禁莞尔又羡慕,果真是特别的亲密无间的好朋友。

四月二十五。上午喵小姐在小杨柳儿家吃完最后一次奶。中午回来决定给她断奶了。临近午饭时间喵小姐有点困了,午饭做熟喂饱饭哄她睡觉。之前奶睡习惯形成了,现在要睡觉真是让人头大。一直哭着要吃奶,各种撒赖。从一点一直闹到一点二十。冲的奶粉一口不喝。哭的我心都要碎了。好几次都忍不住要给她吃奶。喵姥姥看着这小可怜模样都掉眼泪。这是喵小姐必需经历的成才。我好像还是没有说服自己给她彻底断奶,我怕她再闹我就忍不住给她吃了。但凡喵小姐喝一口奶粉或许我就不会这么痛苦纠结了。睡了半个小时后喵又起来哼哼唧唧想吃奶。嗓子都哭哑了,我一心疼给她吃奶了。失败

我们实验室在六楼,九楼是办公区和喝茶、吃饭的地方。办公室里有一位洋小姐,叫丽莎,特别漂亮,高个、苗条,符合一切男人梦中情人的标准,你看一眼绝对会不会一闪而过,而是被吸引的–得多停留几秒回过神的那种美式。而我们中湖南籍小巩恰恰是一位特别深情的“中级”帅男,他一下就被丽莎深深吸引,目光的“方向性”极其强烈的被定格了。

“那行,我先走一步,你们注意安全。再见!”王一和一手拎着公文包,一手朝她俩挥了挥,转身大步走向了路的一头。

图片 1

后来有一次去九楼打印文件,那是我们都不太会用“资本家”先进的洋打印机玩意,丽莎就出来帮忙,小巩同学一下有了机会这么近距离的接近“资产阶级”美女
,他那个激动哟—是“万分的”,本来就英语不通的他,
更是语无伦次,“眼睁睁”地看着丽莎,嘴里冒出无数个“Thankyou!—谢谢!”“Thankyou!
”,丽莎走后,你再瞧他— 咻!一头汗!

倩倩和丽莎手挽着手,正在思考着下面的时间要不要去服装市场转转。就听王一和侧过身说道:“你们下午有没有什么安排?我下午还要去拜访一个客户,就不能陪你们了。下次我们再找个时间好好聚聚。”

在加拿大七、八个月里,我们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,“秀色可餐”的插曲也一直难以忘记。

三人出了医院,眼看快要到午饭时间了,就决定先去填饱肚子再说。在附近的一家快餐店坐下后,丽莎一手搭着倩倩的肩膀对王一和道:“王大哥,这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,张倩倩。”接着又转头对倩倩笑道:“倩倩,这是王一和大哥,对住在周围的大伙一直很关照。我也受他照顾良多。你们认识一下呗!”


那个去呀,这回不光是我觉得没面子了,大家都觉得不好意思了,这么馋美女多直接呀、多难看呀。下次吃饭大家坐在小巩同学的对面,要挡住小巩看丽莎美女的视线,可是小巩呢—吃一口饭,绕着头–伸出脖子去
看一眼洋美女,再接着吃一口饭,在绕着头—伸出脖子去看一眼美女丽莎……实在是“病得”不轻,不可救药了,没有丽莎美女,
这午饭似乎难以下咽。可怜的小巩,午饭时间几乎 就是这样度过的
一有机会就“就着”美女“下饭”了,但却从来没有勇气表白一下自己对美女的爱慕之心—我们这批人都结婚了,那个年代的人还是有点“底线的”不是。

倩倩听着王一和的感慨,想起丽莎告诉她的王一和的情况,觉得这个男人也真的不容易,人前光鲜,却是连一顿悠哉的饭也吃了。于是,她不自觉得放下了筷子,拎起桌边的水壶给他见底的玻璃杯里加水。

小巩的举动如此明显,奋不顾”身份”了,让其他小伙伴们感到很难为请,大家纷纷劝说小巩:你没见过美女吗?这样太过分了,要注意“国际影响”哦。可是小巩说:那有啥,我没见过这么漂亮的“妹妹”,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我在看她!我就想让她知道我在看她!

“王大哥,你去忙吧!不用管我们。我们可能随便逛逛。”丽莎想了想说道。

如果没有这次经历,我不可能对 “秀色可餐” 理解的这么透。

倩倩似乎注意到了王一和的目光,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:“我和丽莎只要在一起吃饭就会这样,从上学在食堂吃饭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,别人都特别羡慕我们的感情好!我觉得我和丽莎某些地方就像《七月与安生》里的两人。丽莎,你说是不是?”说着用肩膀碰了碰丽莎,打断了她埋头猛吃的劲头。

相关文章